24日,記者在接到報料人反映後趕往海口長流鎮富教村尋找一家病死豬私宰點,經過一番折騰後,在該村廢棄的小學里發現這家私宰黑窩點。現場除了有數頭爆肚腐爛的死豬外,庫房內還有五臺大冰櫃,儲藏的豬肉估計有3000多斤,周邊空氣惡臭難聞。隨後,海口市秀英區食藥監部門接到記者舉報後趕到現場查處,封存冰櫃內豬肉,並將聯合公安部門對病死豬私宰點的豬肉來源及去向進行追查。
  文/圖 南國都市報記者 王小暢
  暗訪

  病死豬私宰點藏身廢棄小學
  23日下午,記者接到一個自稱是長流鎮富教村村民的來電,他反映富教村內有一個病死豬私宰點,但卻不願意告訴記者詳細地點,只表示願意引路配合曝光。與記者約好見面時間地點後,該報料人一再叮囑保密,擔心遭到報複。
  24日上午9時,記者來到秀英大道海玻市場,連撥打該報料人數個電話都提示關機,讓記者暗訪進入了困境。在分析報料人提供圍牆、污水等不詳細的地點描述信息後,記者決定直奔富教村一探究竟。
  抵達富教村後,記者冒著烈日沿著村間土路繞村尋找,近一個小時過去全無所獲。在記者打算放棄時,從一位在老房子里休息的阿婆那得知,富教村村民都搬到馬路對面的新村居住了,記者在的這個地方是舊村,已經沒有幾個人。在阿婆的指引下,記者看到馬路對面有一片整齊的新房子,大都是二三層的洋樓,有一些還在建設,記者懷疑私宰點可能就藏身在那邊。
  富教村新村規劃十分規整,村容也很乾凈,記者沒有發現報料人提供的圍牆、污水等線索。記者向小賣部的老闆娘打聽私宰點的情況,她表示沒有聽說過,向其它村民詢問時,也大都得到類似答案。
  當記者準備往回走時,遠遠發現在一片空地的旁邊有一堵圍牆,是用石頭砌成的舊牆,位置很不起眼。圍牆內除了一幢平房外,後面還搭著棚子,記者抱著試試的心態,踩過雜草叢靠近圍牆,一陣微風迎面吹來,難聞的腐爛氣息讓記者作嘔,房間里還聽到刀砍聲。
  記者從村民處得知,那堵圍牆內原來是一所小學,現在已經廢棄,不知道裡面用來做什麼了。記者繞到富教村旁的一條泥土路,走到圍牆的大門前,透過縫隙可以看到裡面幾台弔扇正在工作,一名男子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一小會又進去了,房子前面還停了一輛皮卡車。
  圍牆大門上用黑字寫著一個電話號碼,為了確認裡面是否是私宰點,記者謊稱要買豬肉撥打過去咨詢。接電話的男子很警惕,聽到記者提供詳細的進貨地點後,他才問了一句“要什麼肉?”,記者隨口說要“排骨”,可能是記者說的不是“行話”,該男子立馬提防起來“你還是去市場買吧”,隨後掛斷電話。
  現場

  數個冰櫃儲藏豬肉數千斤
  確定地點後,10時55分,記者撥打了食藥監部門的舉報電話,在等待食藥監部門執法人員趕來的過程中,停在圍牆里的那輛皮卡從大門駛出。
  一個多小時後,秀英區長流食藥監所執法人員趕到現場,但私宰點大門緊鎖執法人員不能入內。記者又以購買豬肉為由撥打大門上的電話,試圖讓其開門,但接電話男子稱已經去了三亞,掛斷電話後,記者再撥打提示已經關機。
  隨後,長流派出所的民警趕到,由於大門緊鎖,民警們只能強制破門。二名民警先攀牆進入,然後使用工具把鎖砸開。當記者與執法人員進入現場,被眼前的情景驚獃,一名食藥部門的執法人員急忙掏出一張紙巾捂住鼻子。
  圍牆里只有一幢平房,被隔成了幾間,平房前搭著一個鐵棚,中間用磚砌成牆隔開。記者穿過這堵隔壁後發現,地方上有一頭約上百斤的斷頭豬和2頭小豬仔,密密麻麻的蒼蠅來回飛舞,再加上高溫,豬發出惡臭。在死豬的旁邊一個大型肉案,上面擺放著已經切割好的豬肉,底下還有一個大蔞也裝滿了豬肉,這些豬肉重量估計有數百斤重。
  在這個鐵棚的前面,記者還發現有兩個大鍋,裝著黑色的液體,散髮出刺鼻的味道。一執法人員懷疑裡面裝的是瀝青,是用來煺豬毛的。在大鍋旁邊有一個編織袋,記者無意地拉起編織袋一看,裡面竟然還有幾頭死豬。
  在平房的最大一個房間,記者發現裡面有5台白色大冰櫃。記者打開冰櫃發現,除了一個冰櫃未裝滿後,其它的都裝了豬頭、豬肉、內臟等,雖然這些東西已經被冷凍,但仍有一些惡臭。
  這五台冰櫃的每台容積有500L,裡面裝載的豬肉估計有3000多斤。在這個放滿冰櫃的隔壁,還有一間小平房,外牆上還裝著空調,仔細一看原來也是一個大冰櫃,但被鐵門反鎖在裡面不能夠打開。此外,在平房的後面,還有一個水槽,懷疑用於清洗宰殺後的豬肉。
  調查

  大量病死豬肉流向秀英等地
  對於這個私宰點死豬的來源,報料人向記者透露,死豬一般是從下麵市縣收購的,詳細的地點他不清楚。
  報料人的說法,記者從在現場發現的一本記錄本上得到證實,上面潦草的寫著多個地名,其中就有金江、老城、永興等地。在記錄本的後幾頁,還寫著每天收購的死豬數,“1日一頭50(元),2日五頭200(元),4日6頭300(元)……”最多的一天有6頭,收購價最低的一頭只需要40元。
  據富教村的一名村幹部介紹,該私宰點以前是一所學校,三年前廢棄後就被一些村民占用,也沒有向村委會登記。並稱該私宰點已經有兩三年的時間,這些豬肉的來源他不清楚,老闆是一名叫“陳某才”的村民。
  對於這些豬肉的去向,報料人稱這些豬肉主要是銷往秀英區周邊鎮村的一些快餐店。還稱如果有些豬肉賣不出去,還會送到一些小作坊或做成香腸、腊肉等食品銷售。
  這個私宰點的銷售量不小,記者在現場發現的記錄本上就有“12日賣32200元”的字樣,但對於銷售的地點沒有寫明。
  在現場查處的秀英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唐靜儀錶示,對於那些已經被肢解、切割完畢放入冰櫃內的豬肉,他們初步認定是預流入市場的死豬肉,將對這些豬肉流入市場前進行“堵截”。他們在現場進行取證後,對現場貼上封條,並立案處理,隨後移交派出所處理。對於未肢解的整豬,目前還無法確定是否存在有疫病的情況,只能由秀英區農業部門進行檢驗,並對其進行無公害銷毀。
  對於現場發現賬本中簡要記錄的豬肉流向,唐靜儀錶示,對於這些賬本,他們將進行封存,他們將聯合公安機關根據賬本上的線索,追查死豬肉的來源和去向。
  知道多點
  死豬肉有啥危害  據瞭解,病死豬肉主要存在三大危害,包括生物性危害、有毒有害物質危害、藥物殘留危害。市民在選購時盡可能在大型賣場購買。一般新鮮豬肉錶面會有一層微乾的外膜,顏色呈淡紅色,而且有光澤,切斷面稍濕,肉汁透明;此外,新鮮豬肉脂肪呈白色或淺白色,血管中殘留血液極少;病死豬肉與新鮮豬肉差別明顯,刀切麵呈暗紫色,還有淡黃色或粉紅色液體,這是因為病死豬有血液殘留,不能像健康豬一樣宰殺時把血流放凈。
(原標題:海口端掉一黑私宰點 現場查獲3000斤死豬肉)
創作者介紹

帆布包

ui73uindq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